• <rp id="bap4q"></rp>
  • <th id="bap4q"></th>

    <em id="bap4q"><acronym id="bap4q"></acronym></em>

    忻州初秋腌菜香

     關(guān)注“忻州門(mén)戶(hù)網(wǎng)”,忻州人文風(fēng)景很全了

    圖片

      北方秋天過(guò)了寒露,秋風(fēng)起,早晚襲來(lái)陣陣涼意,家家戶(hù)戶(hù)有成堆的蘿卜、紅薯、雪里蕻等菜,不用說(shuō),這是要準備腌菜了。一入秋,各種腌菜閃亮登場(chǎng),諸多的腌菜中,辣椒是靈魂。在忻州上一代人的意識里,沒(méi)有腌菜治愈不了的食欲。

      一個(gè)漫長(cháng)的夏天,炎熱掏空了精氣神,味蕾萎靡不振,即使各種進(jìn)補也無(wú)濟于事,于是,一盤(pán)腌菜便上了餐桌。鮮紅的辣椒片、斑點(diǎn)的辣椒籽、雪白的蒜泥、嫩嫩的姜絲,看著(zhù)養眼,干吃一口,積蓄了一個(gè)夏天的燥熱和初秋的清涼就在舌尖上舞蹈。堅持的和熱愛(ài)的精氣神就有了,味蕾綻開(kāi),把秋天吃進(jìn)嘴里暖在心里。

      腌菜即醬菜,除了用小碟子盛出來(lái)佐食,還可以配菜,涼拌煎炒樣樣行。從炒飯拌面、到炒雞蛋炒肉絲,哪怕只是最普通的蒸鱸魚(yú)、蒸豆腐、花饃就咸菜,一勺嬌俏不失溫良的腌菜,那色,勾動(dòng)味蕾、舒緩眼眸,似乎是一個(gè)夏天的精華,分秒讓美食定乾坤。

      忻州人愛(ài)吃腌蘿卜,自制過(guò)程不繁瑣,其口感脆爽入味,作為開(kāi)胃涼菜及配粥小菜都是上佳之選,能把早餐的那碗清淡的稀飯吃個(gè)火熱、喝個(gè)盡興。涼拌豆腐,加一勺腌菜,紅紅白白里,碗成了秋天的調料盤(pán),五彩繽紛,層次豐裕的酸辣包裹著(zhù)軟嫩的豆腐滑向舌面,精彩紛呈,一口又一口,可以干掉兩碗飯。蒸的咸肉上桌,撒一勺子腌辣椒,粉白色的肉立刻看著(zhù)就誘著(zhù)舌尖,咸香里多了對生活熱氣騰騰的感觸。

      腌菜深入淺出,日日挑逗著(zhù)黃土高原淡寡的秋冬,把平素的一日三餐幻化成翻云覆雨的激蕩,浮生一日,亦可千變萬(wàn)化。經(jīng)過(guò)鄉村主婦的手,每一道加了腌制的家常小菜都能吃出山珍海味的饞意。

      過(guò)去的時(shí)光,食物就地取材,沒(méi)有大棚蔬菜。一進(jìn)入秋天,就開(kāi)始為冬天儲藏過(guò)冬的食物,腌制豇豆、咸菜、蘿卜。地里的西紅柿摘些紅的,清洗、去蒂、瀝干,連同夏天的熾熱和燥熱一起剁成糊狀,按比例加入大粒鹽、生姜絲、青椒、少許糖和麻油,然后裝進(jìn)瓷壇或玻璃瓶里,密封起來(lái),冬日隨時(shí)開(kāi)壇隨時(shí)吃,就好像把夏天的新鮮咬在嘴里。

      農活都是重體力勞動(dòng),人們口味習慣了重鹽和腌制品,腌菜以香、酸、辣為主,是味道的集大成者,所以是鄉村人每家都要腌制的過(guò)冬必備品,雖不算小菜,因其酸辣讓人口舌生津,增加食欲,也就成為桌上的豐富和日常,牢牢地占據忻州人的口欲。

      在萬(wàn)物凋零的冬天,整個(gè)農活暫停了,村民都是貓冬狀態(tài),嫁娶大事就成為冬天的主題。無(wú)酒不成席,無(wú)菜也不成席,一群漢子喝酒,桌上的菜吃得差不多了,男人們呷一口酒,夾一筷子腌花生米,滋滋有味,腌菜成了下酒的好菜。

      好吃的腌菜,味道純正,在太陽(yáng)無(wú)遮無(wú)擋的熱情下,經(jīng)過(guò)瓷壇發(fā)酵后,呈現出一派溫和悅人舌尖的糟酸,凝集著(zhù)辣椒、生姜片、醬油、醋糅合的濃厚且不尖銳的味道,手工的腌菜是如此酸爽相協(xié),綿柔不上頭,恰到真好處。腌菜要做得好,有經(jīng)驗的主婦知道在太陽(yáng)出來(lái)后采摘,有露水的滋養,相當新鮮、腌起來(lái)色澤不變,保持本真。

      簡(jiǎn)單的腌菜仿佛是天、地、人共同造就的美味。忻州鄉村的生活就在一茬一茬的腌菜里,信心和勇氣被激發(fā)出來(lái),揣著(zhù)火辣辣的激情去堅持熱愛(ài)和向往美好。

    來(lái)源:忻州網(wǎng)


    欧美老妇精品另类_天天操夜夜操狠狠狠操97_日韩精品无码专区免费视频_亚洲精品日韩专区在线观看